梦见蛇梦见死人梦见掉牙梦见怀孕梦见鱼梦见狗梦见猫梦见棺材梦见血
首页 解梦梦的故事

女电视人的梦

2014-08-05 14:54:00来源:第一星座网作者:匿名

  梦境:
  一台特别大的晚会的彩排现场,我在楼上。总导演L特意到楼上找我,带我到了一个特别僻静的地方,拥抱我。周围有一两个人,我吻了他的脖子,摸了他。他特别高兴,说:“以后让我们换个地方吧。”说完这句话后发现周围一大片人,全是民工。

  我回到现场,发现我的包丢了。L很冷漠地说:“你为什么自己不看好,丢了我也没办法。”我很不愉快。当我回到彩排现场的楼上后,发现包回来了,而且多了一个。我觉得是L给我拿回来的,心理特别感动。多出来的那个包是我多年未用的一个包,特别贵。

  第二天,我又到彩排现场,在正式录像。L对我使眼色,约我出来。我们开着车离开了很长时间。

  我问:“你是总导演,能离开吗?出了问题怎么办?”

  L说:“你真傻,已经排到这份儿上了还能出什么问题呢?再说,还有小导演呢。容易出问题的时候是,你要盯着稿子,同时又有你自己的节目。”

  说着我们已经开车到了一座山下,L抱着我上山。山很陡,但L爬得特别轻松,像在飞一样。

  我们到了山顶,L要同我做爱。他把我的裤子脱了,很奇怪还要脱我的袜子,我也由他脱了。他将要开始做爱的时候,我表示反对,怕有别人来。

  就在这时,真有人来了。这个人是我爸,他是骑车来的,穿着平常穿的衣服,还戴着帽子。我把脸埋到L的怀里,怕被我爸看到。我爸骑过去了,没有注意到我。

  好像换了一个场景,我爸变成国王了,我成了他的女儿。一个外国人在场,我惊异地发现他就是刚才同我在山上做爱的L。

  在一座山上要举行盛大的庆典晚会,许多人往山上爬。山路挤得不行。我发现自己会飞,飞得特别高,飞在别人头上。这让我感觉特别好。

  不知为何出现了杀人案,与那个同我做爱的外国人有关。

  我在上山的人群中碰到了电视女主持人A,她正在梳头。我告诉他,B说要给她做头发。A高兴地跑到山上去了。

  在山顶的晚会现场,我爸坐在看台上。他看到那个外国男人正在地上与别的女孩儿打闹,认出了他就是杀人凶首。

  我去厕所,男同事Y也去了。厕所是一个个隔开的小阁子,男女厕所间用的是毛玻璃,透明的。Y用水笼头浇我,我全身湿透了。

  我换了衣服,晾上牛仔裤。我出去了,穿着新买的牛仔裤。

  我坐到最前面看演出,我爸在主席台上坐着,前排都是我原单位的同事。我又看到了外国人在同女孩子打逗。

  背景与分析:
  梦者告诉我,她用了很长时间做这个梦,几乎做了一夜。这其实是一种错觉,我们感觉中再长的梦,实际上往往也只经历了十几秒钟,甚至几秒种。

  梦者说,做梦当天过得很紧张,晚上睡觉时很累。这往往正是杂乱梦境产生的背景。我们越疲惫,梦境便越散乱、多线索、多主题。极度疲惫状况下往往很难从梦中醒来,并且清楚地记忆梦境。而梦者记得如此清楚,更说明这个梦对她很重要。自然,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她在似醒非醒状态下便想到:“一定要把这个梦记下来告诉方刚!”于是便开灯记到纸上。

  解释杂乱无章的梦,最简便的办法是先将次要的情节清除,而突现出主要情节。因为这种梦虽然主题貌似很多,但最重要的主题仍只有一个。具体到这个梦,杀人案可以先排除,因为梦者睡前看了五分钟电视,那五分钟内电视剧的主人公一直在讨论谁是凶手。电视女主持人A的情节也可以排除,梦者当天去做头发,发型师说,A在电视中的发型很难看。男同事Y是梦者特别讨厌的一个男人,他总是以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与人相处,看似随意,实则很无礼,没有教养。Y以调侃、羞辱他人为乐,常让人怒也不是,不怒也不是。梦中,Y用水笼头浇梦者,梦者全身湿透了的情节,正是Y在生活中对他人冒犯的表现,也可见梦者有些“怵”他。牛仔裤是因为梦者确实新买了一条牛仔裤。至于男女厕所间的无障碍,显然是因为Y平日的态度让梦者感受着的与不适正如男女同厕一般。梦者虽然在电视台工作,但人事关系还在另一个单位,她正准备正式辞职,原单位同事在梦中出现坐在一起与此相系。

  现在我们再来看上面的梦境,便只余下了梦者同L、父亲这三人间的关系了。

  梦者对L一直有好感,几次主动接近他,他总是很疏远的样子。当天,梦者因事连呼L数次,L都没有回电话。梦者经常问L出现在同一台晚会的剧组,所以她的梦境中便很自然地将他们安排在彩排现场。L特意上到彩排厅的上层找梦者,并主动领她到别处,主动拥抱她,这一切都是梦者的愿望的达成。梦者立即采取主动,但当他们将有更深动作时,却出现了很多人。这意味着梦者的愿望受阻。好在有L的安慰:“让我们换个地方吧。”

  梦者的包丢了,是因为不久前的一天,梦者的表姐来访时背着一个很好看的包,梦者喜欢,但自己没有。另外,当天梦者丢了一只手套。L冷冰冰的态度与他现实中对梦者的态度相近,但梦者却认为是他找回的包。事实是,在现实中梦者也经常找理由替L对自己的冷漠开脱,而在梦境中L一方面冷漠另一方面又悄悄帮梦者找回包,梦境安排这一情节正是为了让梦者“感动”,从而确信L对她实际上也有一份情。一个包变成了两个包,是与丢手套的情节对应的,因为手套是两只。

  L丢下录像现场不管与梦者驾车“出逃”,更强化着L对梦者的重视。关于是否会出问题的谈话表现着梦者与L合作时唯恐出差错的心迹。

  上山的情节此时第一次出现。弗洛伊德会说,登山是做爱的象征。但我更愿意相信,这天梦者真的很累了,她在梦中总是不费吹灰之力地上山(先是L背,后是自己飞),是愿望的达成,也是睡眠舒适的作用。梦者当天曾在劳累后洗过桑拿,无疑会产生很舒适的感觉,如轻快地便到了山上。不仅要脱裤子,还要脱袜子,因为梦者当天无意中弄湿了袜子。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梦者从来没有与L发生过亲密关系,而且对自己与L的未来并没有信心,所以即使在梦中这关系也难以真正深入。于是,梦者的父亲出现了!这位父亲平日里对女儿管束极严,不准在外留宿,俨然一个看管。他的出现及梦者的恐慌便不难理解了。

  父亲变成了国王,一层原因是他对梦者管束的强化,另一层原因是连续几日梦者与母亲与父亲闹矛盾,两位老人总想将自己对生活的理解强加在女儿的人生选择中,这使梦者很苦恼。国王,是权威的象征,权力的象征,其命令无人敢违抗,这正是梦者对父亲的感受与不满。

  梦者当天还看过长篇小说《情人》,L变成了外国人,与此有关。但更重要的一层原因是:强化着梦者与L实际上的疏离。梦者很清楚这一点,现实中她对L的向往也已减弱。

  所谓庆典仍是晚会的变形,人们在山路上拥挤是梦者疲惫的表现,而飞翔使梦者从疲惫中超脱。

  L身边总是美女如云,所以一再出现他(此时已变成了外国人)与其他女孩子嘻闹的场景,这更强化着梦者与他的疏离。以梦者父亲的视角观察,女儿向往的男人或与女儿有关系的男人无疑像“杀人犯”一样可恶,由父亲认出他的凶首身分再恰当不过了。

  整个梦境以梦者看到外人(L)与女孩子打闹结束,是对梦境之始L与自己亲昵关系的否定。

  行动建议:
  种种迹象表明,梦境更是在告诉梦者:对L的感情只是单相思。即使再多的努力,也难以有理想的前途,索性算了吧!别让这事再烦自己了,再好的男人也要两情相悦才有意义。

  另一方面,梦者显然缺少性生活了。男女厕所间的无障碍我们已经做过解释,但如果放在整体考虑,则梦者的性渴望是显而易见的。

星座测算
返回顶部